今天荡荡和厂长发糖了吗

老年糖。

“我有惊喜要给你。”
变魔法似的,从身后拿出一包巧克力豆。
棕色包装,巧克力豆的气息沁上心脾,不是苦涩,满满的甜味。想一口把你吃掉,再砍下自己的手吃掉,这样我们就能永远执手,从初冬走到盛夏。
你的纤纤迟迟未动,连盯着物理题的小眼睛都没瞟我一眼。你会牵我的手吗?
我还不够主动。
“你…你要吗…??”
我拿出一颗红色的巧克力豆。糟糕,没有粉色的,是否象征着恋爱到期,分手在即??
你接下巧克力豆,一把塞进了嘴里。渴望含情脉脉的眸,渴望手指与手指的触碰,渴望低音炮的“谢谢”,渴望你。
真是赔了巧克力豆还没你。
“你还要吗?”再次,举到你面前。
想要的依旧没有,巧克力豆又被拿走。
“吃那么多巧克力,你不腻吗??”
“不腻。”
巧克力泡泡蹭蹭冒出。

练笔。规定首尾十题回答写一段话。

我有一个偶像。小胡子、黑框眼镜、深邃的眼睛,望穿秋水,怦然心动。
我好喜欢你。
我有一个男朋友。眯缝的小眼睛、圆脸、可爱,望穿秋水,怦然心动。
我好喜欢他。
喜欢你,喜欢他,缠。自认不是水性杨花的女孩,冰激凌喜欢抹茶薄荷夏威夷果仁味,喜欢绿色,有个略显俗气的名字,妮。
舞台上的你抱着金黄色的tenor saxophone,英气十足。
操场上的他三步上篮,左手为发力手命中率依旧喜人,英气十足。
你会写诗,喜欢巧克力味的冰激凌,风流倜傥。
他会打游戏,喜欢草莓味的冰激凌,甜美可人。
你说做人要实诚。那真不好意思——
你的优秀我配不上,他的优秀我更不及。
我和他在一起了。
而我只注视着你。